币安在新加坡的加密货币产业布局,你能看到多少?

fffmCQ.jpg

近一年来,币安在新加坡进行加密货币产业相关的多方布局,有望打破于其他交易所的战略品平衡

新加坡政府在加密货币产业上的监管机制,放眼全球也是相当严谨的,对比保守的美国或下达全面禁令的中国而言,不放松监管又有非常足够的发展空间;在德国、日本、韩国都在争相抢夺成为“加密天堂”的地位时,新加坡也不闲着,继去年拟定将比特币(BTC)、ETH等支付型代币列入监管后,当局也于今年正式设立了针对加密货币从业者的监管框架。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在上月28日出台了《支付服务法》(Payment Services Act,简称PS Act),以现行的传统法币支付规范作为指导原则,对加密货币产业进行系统化控管;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Binance)也迅速地向当局提交了申请书,有望在新加坡开展合规的交易所业务。

根据彭博社(Bloomberg)报导,币安执行长赵长鹏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们很快就提交了申请”。报导指出,币安已经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提出申请,赵长鹏还表示币安在新加坡的办公室持续与当地监管单位展开密切联系,且始终保持积极沟通的合作态度。

币安在新加坡的加密货币产业布局,你能看到多少?

1.《支付服务法》

据了解,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1月28日公布,针对加密货币产业的《支付服务法》将从即日起开始上路,并同时废除《货币兑换和汇款业务法(MCRBA)》和《支付系统(监督)法(Payment Systems)》;该机构表示,新法规的上线,预计能提高新加坡在支付服务上的监管框架,同时加强对消费者的保护及在使用电子支付上的信心。

据悉,加密货币从业者除须遵循新的《支付服务法》外,还同时要严守《金融顾问法》、《保险法》、《证券与期货法》和《信托公司法》等规定;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表示,新法案对加密货币市场做了全方位的监管,并提供兼具前瞻性及灵活性的监管框架,有助于促进产业的成长与创新。

其中,最受瞩目的焦点,就是《支付服务法》所新增的3 张业务许可证,包括货币兑换许可证、标准支付机构许可证和主要支付机构许可证;上述营业执照的申请,加强了合规性对投资人的重要程度,也促成了币安提交申请的主因,不过目前并不清楚币安申请的是哪张执照。

事实上,币安并非唯一一家发现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潜力的企业,由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渣打银行前高管Marcus Swanepoel 经营的伦敦比特币交易中心Luno,以及日本加密货币交易平台Liquid.com,都展现出了对申请执照的强烈意愿。

2.法币布局

币安从去年开始,正式启动了在全球范围布局的法币通道入口,积极延揽包括印度卢比(INR)、土耳其里拉(TRY)和俄罗斯卢布(RUB)等在内的交易所入金通道;去年10月,他们也推出了人民币专属的P2P交易通道后,正式打响了在中国场外交易(OTC)市场布局的第一枪。

今年1月,币安又在网上发布公告表示,他们将开启P2P全球商业合作计划,提供免手续费及币安专业服务支援等优惠,招募各国业者提供法定货币支付解决方案;币安表示,此举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增长的需求,也希望能以此提升市场流动性。

“在去年10 月首度推出了P2P 交易服务时,为保护用户利益,我们在业者筛选上煞费苦心,”币安CEO 赵长鹏对此表示:

“在上一季中,币安的P2P 平台交易量持续攀升,我们也不停收到社群呼吁提供更多法币通道的请求,为满足用户所需,我们将开始在世界任何角落寻找可信的P2P 交易平台。

3.投资产业生态

赵长鹏透露,币安在2019年一共全资收购了9间公司,包括加密衍生品交易平台JEX、区块链分析平台DappReview和印度最大交易所WazirX;另外,他们还投资了衍生品交易所FTX等21家公司,以及59位概念产品的开发者。

关于币安在2019 年的投资布局,赵长鹏说是为了补足币安所欠缺的一些服务,有鉴于那些公司拥有的产品、团队及用户量,币安认为直接并购所需的成本会更低;他指出,事实上被收购的团队有许多在专业上做得比币安还好,而且投资他们将有助于产业生态系的完善及持续壮阔。

不过,他也解释道,币安与其收购的各大机构都是相互独立作业的,之间同样存在着竞争关系,比如说JEX 交易平台推出了期货选择权,并不代表币安就会退出这个有很多商机的市场;因此,其目的除了要建立起长期的产业布局外,也希望藉由并购这些公司来增加币安自己的内部竞争力。

至于开发者投资的部分,赵长鹏解释道币安是依据不同国家民情来衡量投资数字,像是在美国就是每月5000 美元持续3 个月,而非洲或印度等相对发展较低落的国家,则是每月1200 美元但时间长达一年;他表示,在这之中高达80{2f885fea6d4da36aec04ba9688a534e12581f1d9347b64c5ade801a62a3eb9ec} 的投资项目,都与他们自主开发的币安链(Binance Cahin)相关。

4.2020 布局

除了上文提到的法币布局,币安还有挖矿业务,赵长鹏认为从交易所出发再涉猎到挖矿将具有很大的优势,因为他们可以用交易所的手续费来支撑矿池的免手续费策略,意即用户挖矿的收益可以直接存入交易所而无需支付额外费用;且由于区块链即将步入PoS这个全新的共识机制,透过交易所来做质押会相对容易。

因此,他也大胆地预言:“未来,头部交易所矿池会领先其它矿池。”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就是刚上线不到一年的币安链生态系。

目前已经有上百个项目进驻到币安链上,然而仍遭到外界质疑,因为这些项目的目标可能并不是基于币安链的币安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反而仍瞄准在币安原本的中心化交易所;不过,赵长鹏也指出,币安在2020 年的主要推动重心将会是币安链上的项目。

币安链上已经有超过160 多种资产,其去中心化交易所也拥有超过110 个交易对,用户地址量也趋近于30 万,就一个上线仅仅8 个多月的交易所而言,表现确实不俗;赵长鹏也指出,就币安的角度来看,主推币安链的主因之一,也是因为他的使用率越高,其原生代币BNB的价值也会越高。

不过赵长鹏坦言,币安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在短期内很难超越他们原本的交易所,但以5 年左右的长期视角来看,他认为只要管理、资金安全等技术进化到一定程度后,使用者势必会更倾向于转型到去中心化交易所,因此币安开发这个项目也并不奢求在一开始就爆炸性发展。

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必须注明出处:炒币网,并附上本页链接:https://www.playbtc.cn/view/2126.html

,违者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仅供参阅,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