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怎么从法律专业看 Libra?

fffmCQ.jpg

Libra 背后想借由综合不同国家法币组成的筹备结构,跟近期中国即将试行的法定货币「数字人民币」形成了强烈对比。

区块链对很多人来说像是一串密码,怎么也解不出来,对吧?这次,我们从 Facebook 发行 Internet of Money — Libra 开始谈起。

Libra 背后想借由综合不同国家法币组成的筹备结构,跟近期中国即将试行的法定货币「数字人民币」形成了强烈对比。此次邀请到三位律师来谈谈 Libra 的法定地位;特别是许多国家目前都尚未承认、或确定比特币其他加密货币的法律地位。

律师怎么从法律专业看 Libra?

在台湾,政府将加密货币列为商品;在日本,只有比特币可用于支付的工具;在美国,政府则把所有加密货币当成证券。政府在监管上跟不上区块链产业的发展,于是乎律师在区块链产业中,担任了重责大任,尽可能地让区块链公司的产品或服务符合各国监管。这次,我们将从律师角度来讨论 Libra、合法合规的挑战等。

拥有跨境属性的区块链产业中,政府监管态度变成是 regulatory battle — 哪一个国家先制定出最棒的游戏规则,就可能吸引到最多产业参与者,抢先占领先机。

政府监理态度,一定得用「全球协作」观念为主,不能以单一国家为思考点。区块链技术本身逻辑是让使用者自己去掌控自己的隐私,而不是让给某个机构来管理。还有政府过去在证券跟金融监理上,主要采取公开透明作法,虽然成效很好,但不太适合区块链产业。

去中心化的比特币跟中心化的国家政府体制之间的冲撞,并非非黑即白,而是会慢慢去找到平衡点跟协调点。像 Libra 这种介于零与一之间的中间架构会越来越多,未来这种非极端的规划才会是真正的主流。

美国政府能够发行美元,能够拥有铸币权从来都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而 Libra 的出现,必定会侵蚀到美国政府所独占的铸币权。

「If we don‘t lead, others will.」Libra 负责人 David Marcus 在听证会中讲了这一句话。背景为美中贸易紧张对峙、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 (CBDC) ,Libra 选在这个时间点发布,再加上这句话,不难想像 David 在暗示美国政府这已经是一个政策问题。在美国跟中国之间的角力关系中,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

未来若要将 Libra 整合到现有法规体系的话,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Libra 天生属性就是跨国,那央行要不要将其纳入外汇管制的制度中?Libra 是支付媒介,那政府要不要去追踪每一笔支付情况,再对其课税?未来 Libra coin 若被拿来当作财产储存,或是投资转介工具,盈余是个人所得,还是资本利得,到现在都还没有相关讨论。政府基础设施是税收,要想办法把这问题解决。

「万物皆可交易」的时代即将来临。目前金融服务没有我们想像中的这么便利,如果未来 Libra 可以透过 Facebook 网络深入到每个人生活,那么一个跨国、跨州、跨世代,甚至跨时间的交易都有可能发生!未来金融科技产业的界线取决于人类想像力的界线到哪里。

Part 1 — 各国对加密货币态度

Chaingee 创办人 Phini 先从各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的态度聊起。

明日科技律师事务所王琍莹律师先从加密货币属性来分析,同样的四个字,有时候是数字资产、商品,有时候是证券,有时候又是货币,就法律角度来说可谓变化万千,很多面向都可以讨论。

果壳律师则觉得,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像 2017 年 ICO 募资狂潮,各国政府就开始介入。像中国、南韩对于金融、监理比较保守的国家,就对 ICO 作出了明确禁止的政策。(注:南韩政府于 2017 年 9 月全面禁止 ICO,但于 2018 年 5 月取消其禁令)

尚澄事务所蔡坤洲律师表示他比较熟悉偏亚洲国家。日本跟韩国在加密货币发展上面就非常积极(虽然韩国禁止 ICO 但交易量惊人),特别是日本是全世界第一个把加密货币正式纳归的国家,把加密货币叫做「虚拟通货」,比特币可用来支付,确立了等同于货币的法定地位。日本金融厅,在加密货币相关法规上也非常先进。Phini 认为日本政府在加密货币的监管上,比其他国家更积极。对业者来说,但也有劣势,就是业者得需花很高的金钱、时间成本来完成合法合规。

王琍莹律师特别提醒,拥有跨境属性的区块链产业中,政府监管态度变成是 regulatory battle — 哪一个国家先制定出最棒的游戏规则,就可能吸引到最多产业参与者,抢先占领先机。

科技进步同时,如何兼顾人民权利自由以及加密货币带来的改革?

蔡坤洲律师指出比特币发明至今,真正被大量使用并突破所谓 1{2f885fea6d4da36aec04ba9688a534e12581f1d9347b64c5ade801a62a3eb9ec} 界线其实只是这一两年的事,很多中心化跟去中心化的冲突现在才真正要开始。去中心化的比特币跟中心化的国家政府体制之间的冲撞,并非非黑即白,而是会慢慢去找到平衡点跟协调点。

像 Libra 这种介于零与一之间的中间架构会越来越多,未来这种非极端的规划才会是真正的主流。强调绝对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或是绝对国家中心化的法定货币,反而不是主流,不过这当然还要考量大众接受程度。

果壳律师接着说:政府必须将洗钱防治、资讯安全跟反恐融资的三大重点列入管理重点,这些事情在欧美各国对人民是种心理负担跟生存问题。另一方面,加密货币或区块链最中心思想是想要赋予人民另外一种财富流动的自由。

虽然有一群无政府主义的族群,高喊著较极端的口号,但现实反而会有很多折衷的过程;相信,未来人民自由权利到底可以扩张到哪种程度是各国、各地都需要持续讨论的问题。

Chaingee 创办人 Phini 觉得这都是很好的讨论。在新科技开始的时候,最好政府都不要来管。不过因为就是区块链跟 Libra 或是一些加密货币,实在是踩到非常多线,所以其实国家或政府需要以保护人民不要被受到伤害的这个前提下,可能就会需要做很多政策。

PART 2-政府在科技金融 Fintech 监理上怎么做

果壳律师认为政府目前没有能力可以监理并掌控加密货币。从 2008 年开始,各国政府皆尝试想要阻止、消灭加密货币,但它还是持续存活着。不管政府怎么做,都阻挡不了比特币产业的发展,整个金流系统,整个地下经济依旧蓬勃。未来政府该思考的面向,必须得从全面管制,转成如何与新科技共生共存。

既然政府无法控制,倒不如去想怎么让不好的影响降至最低,怎么把它引导成一个造福人民的技术,让科技威力去发挥。政府如果想要做监理,一定得用「全球协作」观念,不能以单一国家为思考点。还有政府过去在证券跟金融监理上,主要采取公开透明作法,虽然成效很好,但可能不太适合区块链产业。

区块链技术本身逻辑是让使用者自己去掌控自己的隐私,而不是让给某个机构来管理。回归到主题,Facebook 在 Libra 这计画也得负起责任,既然全世界所有人都认为 Facebook 是主导者,就不能躲起来说自己只是成员之一,另一方面各国政府都应该让 Facebook 负起更多责任,未来出事情,也有个责任归属方。

蔡坤洲律师坦言,不管是政府、学者,或是法律工作者,大家都还在摸索阶段。加密货币占全球金融交易量不到百分之一,若把巨额交易都算进来,可能连万分之一都还不到。他也呼吁政府不要设计太多规范,而抹杀了新兴产业的潜力。

关于资讯自主权这件事,政大臧正运教授,先前演讲中有提到:新 Fintech 时代,是一个「资讯赋权」时代,民众可以取回自己的资讯自主权,但也有百分之九十九民众不知道要怎么样善用这些权利,这时候政府就必须担任起知识科普的角色。

PART 3-Libra 所面临各种监管挑战

Phini 接着提出,最近大家对 Libra 讨论度非常高,但很显然的各国政府对 Libra 态度都不太友善,Libra 将面临哪些政府监管挑战?

王琍莹律师首先说明,各界对于 Libra 法规监管的议题,初期虽然着重在消费者保护和金融合规,但更为重要的应该是 Libra Reserve 的运作规则。过去 Facebook 在用户个资保护方面曾经引发争议,到底 Facebook 会不会不当利用个资,外界仍有疑虑。还有 Libra 开宗明义说想做支付业务、以及服务 Unbanked 族群,那就会涉及到线上支付、存款、汇兑、甚至是借贷等金融领域,能不能符合金融法规也是另一个面向,这当中也包括 KYC (Know Your Customer)、AML (Anti Money Laundering)、CFT (Combating the Financing of Terrorism) 都一再被讨论。

律师怎么从法律专业看 Libra?

但 Libra 负责人 David Marcus 在听证会中强调绝对会做到落地合规,因此相对困难的反而是在 Libra Reserve 这块现行法令并无相关规定,相当于是政治问题、而不是法律问题,Libra 一定需要特别花时间来取得各国共识。

果壳律师提出「到底是 Libra coin 还是 Facebook coin?发行单位是 Libra Associtation,还是 Facebook?」的问题。听证会中,大部分国会参众议员都认为 Libra coin 的主导者就是 Facebook ,虽然 Facebook 一直不断地强调他们只是协会其中一员,100 票的其中百分之一。但从产品设计来看,Libra 钱包功能就直接内建于 Messager 中,还是条私有链,Facebook 当然会被视为主导单位。试想一个私有企业想发行货币,必然会引起美元霸权国家监管单位的管制。

蔡昆洲律师,则用美国宪法中著名的马里兰州案来说明。19 世纪初期,美国联邦刚成立,当时联邦跟各州正在争论一件事 — 美国需不需要有一个统一货币?这个争论最后甚至告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经过长时间的辩论后,法院才判定美国联邦政府拥有发行美元的权利。美国政府能够发行美元,能够拥有铸币权从来都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而 Libra 的出现,必定会侵蚀到美国政府所独占的铸币权,这是美国政府跟参众两院非常在意的事情。国会议员们当然就在听证会中,对 Libra 为何要打造新货币的动机抱持高度怀疑。

「If we don‘t lead, others will.」Libra 负责人 David Marcus 在听证会中重复提到这一句话,王琍莹律师强调这是重点。为什么?背景为美中贸易紧张对峙、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 (CBDC) ,Libra 选在这个时间点发布,再加上这句话,不难想像 David 在暗示美国政府「我跟你是一起的,我是来帮你的」。

果壳再补充说:美国跟纽约政府过去态度是:如果公司设计出的 Cryptocurrency 产品可以维系美元霸权,政府是乐见其成的。以 USDT 来说,它绑定了美元价值,也就是说 USDT 越被使用,美元地位越是稳固,并阻挡其他稳定币取代美元霸权地位。

蔡坤洲律师认为:Libra 对各国政府的权力造成不小挑战,Facebook 有全世界跨国分支机构,但是他还是一家美国公司,也就是说未来只有美国政府有能力管制 Facebook,所以绝对其他国家会对 Libra 发行更紧张,像俄罗斯政府早就宣誓说俄罗斯境内,全面禁止 Libra。另一方面,中国态度相当值得观察。如果 Libra 不能在美国发行,那中国就变成是第一候补的国家。Phini 也提出,的确中国央行态度并非严厉禁止,反而是属于支持的一方。也公开表明,若 Libra 进到中国,他们会在基础建设部份做好因应措施。

「万物皆可交易」的时代即将来临,前提是 Libra 能够成真,蔡坤洲律师说出了他心中的想像。目前金融服务没有我们想像中的这么便利,首先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无法使用金融服务,再来针对交易金额太低跟交易次数太高等情形,尚无法运用到金融系统的服务。如果未来 Libra 可以透过 Facebook 的网络深入到每个人生活,那么一个跨国、跨州、跨世代,甚至跨时间的交易都有可能发生!未来金融科技产业的界线取决于人类想像力的界线到哪里。

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必须注明出处:炒币网,并附上本页链接:https://www.playbtc.cn/view/1295.html

,违者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仅供参阅,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